黄经理 黄经理 黄经理

我要咨询

刷脸支付设备代理需谨慎 支付宝称从未对外招代理

文章来源:四九八网络发布时间:2021-05-12 10:20:01热度:23

商南两人因此背上大额贷款警方已介入调查互联网经济时代,更看重“脸”,出门啥都不用带,靠一张脸几乎可以行遍天下,因此诞生了许多品牌的刷脸支付设备,许多人看中其中商机纷纷做起了刷脸支付设备代理商。


然而,家住商洛市商南县的陈先生,却因为做了支付宝刷脸支付蜻蜓F4产品的代理商,反而给自己造成麻烦。而支付宝官方则称,蜻蜓支付从未对外招代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当事人:莫名其妙被通知听培训课


先刷花呗交钱后签合同


近日,华商报-二三里资讯接到家住商南的陈先生等人反映,称他们做了支付宝刷脸支付蜻蜓F4产品的代理商,现在不想做了要求公司退钱,然而却遭到拒绝。5月2日,记者联系到陈先生,并对此事进行采访。


2020年11月10日,在商南县城关街道开超市的陈先生,接到了一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那头的人称有支付宝蜻蜓F4刷脸支付招代理商培训课,在商南县天鹿山庄开课,并为陈先生讲解了通过做代理赚钱的渠道和利润。


想着去了解一下,陈先生便来到了天鹿山庄培训课的现场。来的人很多,里面还有陈先生熟悉的同样是做生意的王先生。陈先生在现场才得知这是一家名为陕西恒瑞盛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举办的培训课。


据陈先生说,当时陕西恒瑞盛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瑞盛达公司)的工作人员,对大家讲述了许多关于蜻蜓支付软件的内容,以及做代理商的好处和利润,最后抛出了现场报名招代理,只要11人,先抢先得。并称做了代理后,可负责整个商南县的蜻蜓软件推广和使用。


陈先生称,他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脑子一发热就报了名,王先生也是如此。随后一共有11人成功报名,然后该公司工作人员就开始对11名代理商进行软件使用操作培训,并称后期还会在网上进行培训。


听完课程后,恒瑞盛达公司负责人要求缴纳29900元的代理商加盟费。然而,陈先生当时身上并未带那么多钱,而且因为年纪稍大,手机支付也不懂,所以就由恒瑞盛达公司工作人员操作其手机。


开通花呗后,刷出了29900元作为代理费用。对于手机操作过程,陈先生表示,他完全将手机交给了该工作人员操作。付完钱后,双方才签订合同,合同时间为一年。可签完合同后,他仔细一看才觉得合同中许多地方很不合理,由此便向该公司申请退钱,但遭到了拒绝。


陈先生和王先生对记者说,这29900元属于贷款,当初分了6期偿还,这件事给他们造成了巨大的影响,和家人也产生矛盾,而且现在每个月还款近5000元,压力很大。


“恒瑞盛达说要为我们后期培训,以及帮我们开拓客户等,可签完合同后该公司再也没有管过我们。他们的设备我们使用了,然而很少有人用刷脸支付,当初所谓的别人用该刷脸软件支付,即可获得来自手续费的利润,以及将设备推广给更多人来赚代理费这根本行不通。”陈先生对记者说,他们现在只希望恒瑞盛达的人能尽快退钱,并支付贷款利息。


支付宝官方:从未对外招代理商


5月2日,记者拨打了支付宝的官方服务热线,与服务热线客服和支付宝杭州总部的总机取得联系,支付宝工作人员称,蜻蜓F4刷脸支付确实是他们的产品,但从未对外招代理商。


对于记者所询问的陕西恒瑞盛达招代理,并且为代理商提供该产品的问题,支付宝工作人员称,由于节假日无法获得调查权限,让记者节假日后再行采访。


恒瑞盛达:培训课讲明不是支付宝官方


只是提供刷脸支付设备


5月2日下午,记者通过电话联系到陕西恒瑞盛达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业务经理,也是当初培训课中的负责人之一张回归,与其进行沟通。


然而,张经理却一直追问记者反映人的姓名和电话,称只有弄清楚了反映人是谁,才能回答记者的问题。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记者并未告知。记者问该产品是否是支付宝的产品,是不是支付宝对外招代理?张经理称,他们在商南培训课上说过,他们非官方,只是给大家提供刷脸支付设备,随后便对记者说五一假期后再具体说。


对于恒瑞盛达当时在培训课上强调了自己不是官方这一说法,陈先生称当时他们不是这么说的,当时他们一味强调代理刷脸支付的流程和利润等。陈先生表示,希望五一假期后,恒瑞盛达能尽快给一个回复。


商南县公安部门:建议当事人起诉


陈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要钱被拒后,曾前往商南县公安局报案,后经城关派出所调查,以经济纠纷不予立案,并建议当事人可继续与恒瑞盛达公司协调沟通,或是走法律程序。


记者联系了商南县公安局政工科主任应兴朝。应主任表示,随后会询问城关派出所对于此事的具体调查情况,个人建议此事如果属经济纠纷,建议当事人向法院起诉。


律师:如果近3万元是招代理商费用,该公司涉嫌诈骗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知名公益律师赵良善认为:陈先生等人所称的29900元为代理商的代理费用,与记者采访的恒瑞盛达公司业务员所称的29900元为刷脸支付设备费用不一致,针对这一问题需要进一步核实。


如果29900元为代理商的代理费用,恒瑞盛达公司谎称支付宝蜻蜓F4刷脸支付招代理商,且代理商赚钱成为泡影,那么恒瑞盛达公司涉嫌诈骗,陈先生等人有权选择报警,由警方立案调查。


如果恒瑞盛达公司未提及招代理商事宜,29900元仅是刷脸支付设备的费用,那么恒瑞盛达公司不构成诈骗。如果双方为此产生纠纷,陈先生等人只能以合同纠纷向法院提起民事诉讼。

 

赵良善建议,陈先生等人应提供恒瑞盛达公司当初培训课相关视频、录音,或证人证言等,以查清恒瑞盛达公司是否谎称支付宝蜻蜓F4刷脸支付招代理商。同时,建议恒瑞盛达公司尽量与陈先生等人协商解决,如协商不成,陈先生等人可拿起法律武器维权。


最新进展:警方已经介入调查


昨日发稿时,记者再次联系到当事人陈先生,其称5月5日,商南县城关派出所已经介入调查,他已将合同复印件交给派出所民警。


原创作者:四九八科技。禁止转载,本文链接:

您关注的城市合伙人案例

查看更多成功案例

|聚合支付的使用场景

  • 餐饮
  • 超市
  • 酒店
  • KTV

|热门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