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咨询

移动支付时代-pos行业的现状和前景-498科技

文章来源:四九八网络发布时间:2020-07-02 11:07:18热度:513

   在移动支付的浪潮中,Pos行业一直是比较延后,同时POS厂商一直处于支付产业的后端,然而随着移动支付的普及,POS厂商也开始冲向前端,直接提供服务,POS行业的互联网转型成为了热门话题。然而在回顾与总结中,POS厂商的互联网转型并没那么顺利。pos行业的现状和前景,到底是怎么样呢?


   想了解支付通道和刷脸支付的朋友,欢迎拨打咨询热线:400 0591 498


  智能POS带来的互联网变革


  随着iOS与安卓系统的崛起,在2010年~2011年间,智能手机快速普及。


  对于开源的安卓系统来说,POS厂商开始思考并跟进,设计拥有安卓系统可以支持银行卡的POS。而在这期间,一个超前的理念也已经出现,那就是直接将手机作为POS,其中代表厂商便是安派易迅。


  作为一家手机厂商,安派易迅定位为“移动支付专家”,通过NFC技术实现移动支付。彼时,2012年~2013年之间,三大运营商与中国银联密集的开展着NFC相关项目的试点和商用。


  除了为普通消费者提供支持NFC支付的手机,安派易迅也推出了“安卓全NFC手机POS”,部分机型拥有银行卡卡槽,在当时,银行卡芯片迁移还没完成之时,磁条卡仍然是主流。与此同时,在此期间,手机刷卡器开始迅速崛起,比起整机设计成POS,手机刷卡器属于手机外设,成本更低。然而由于金融检测周期长、产品理念超前、支付环境受限等各方面原因,都使得安派易迅并没有走多远,但其理念和产品技术,同时启发了手机和POS行业。


  随着二维码支付的出现,两大互联网巨头重金加码,以银行卡为基础的收单逐渐转向二维码收单,新的产品理念在两大巨头的二维码支付大战中酝酿。


  2014年年末,旺POS发起一轮舆论攻势,让POS制造行业开始躁动。其“互联网POS”的理念让诸多传统POS厂商感受到新奇的同时,也略有不安,在二维码对银行卡产业带来冲击的同时,懂互联网玩法的新兴终端企业,是否也会对传统POS行业发起挑战。


  “当时不知道这叫智能POS,只知道这是拥有安卓系统的POS。”一位POS从业者回忆道,在当时传统厂商已经跟进了在安卓系统上进行银行卡收单,但在具体的产品命名上,并没有与传统POS独立开。


  在过去,POS是一个专门针对商户,由POS厂商提供给收单机构完成销售的体系。而旺POS的互联网玩法,则让POS向大众移步,以类似代理商的角色直接接触商户,在后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于智能POS厂商都会出现“做硬件还是做运营”的区分。


  正如其宣传内容一样,旺POS的确“重新发明了POS”,一方面是对移动支付的支持,即微信支付、支付宝的二维码支付;另一方面,其POS是安卓系统,将专业的支付收单置于开源环境下,拥有更多移动互联网的畅想可能,其中热门应用包括会员卡、外卖、排队叫号、电子优惠券核销等


  在模式上,旺POS让“硬件+服务”这种模式开始受到行业关注。此外,旺POS的一系列动作,让资本开始关注POS这一所谓传统行业的变革,即使是壁垒很高的行业,也开始担心资本的入侵对行业格局的颠覆。

  当然,旺POS对传统POS行业发起的挑战也面临着诸多问题。


  首先是支付安全问题,如果其POS仅支持二维码支付,不需要涉及银行卡体系,则没有银行卡检测相关问题,而旺POS需要支持银行卡,且没有固态键盘,还是将支付环境置于开源的安卓系统中,银联在此之前并没有安全检测标准。这一问题困扰着旺POS,直到2015年11月才获得银联认证。在2016年3月,旺POS CEO李岩在接受移动支付网采访时透露,为了过检获证,通过了11大类7190项认证。


  其次,是其模式需要极高的运营成本。将硬件打造与商户服务集于一身,其整体运营成本极高,从收单服务商来看,服务商户本身也是一个重人力,难以完全互联网化。此外根据央行要求,金融POS不得通过网络售卖,支持银行卡收单的POS,无论如何重新定义,都是需要线下服务。那么到底成本有多高呢?以奥马电器旗下的钱包生活为例,自有数据以来,“出租智能POS”业务毛利率就没有超过5%。


  还有就是获客渠道的开辟。传统POS厂商拥有支付机构和银行的渠道优势,越过这一渠道直接对接商户,需要很高的商户教育成本、社会营销成本、品牌打造成本,整体上看,偏向于商户运营的智能POS模式都是非常 “烧钱”的,不能持续融资,就意味着失败。


  旺POS有良好的开局,但经过数年的发展,其市场占有情况并不理想。移动支付网2019年发布的《智能POS产业发展报告2019》显示,传统POS厂商坐享了智能POS的革命成果。


  但是硬件厂商直接服务商户以谋求更大商业可能的思路,正在支付行业蔓延,并诞生了许多新时代企业,POS行业与互联网行业对接也在逐渐加速。


  POS厂商与支付机构的联姻


  2016年5月,新大陆发出公告称公司以现金方式合计作价6.8亿元,通过直接和间接方式取得福建国通星驿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简称“国通星驿”)100%股权。而国通星驿是持牌支付机构,业务类型为全国银行卡收单。


  也就是说,新大陆把自己的客户收购了,直接服务商户。在当时,这一收购案有很大争议,那就是拥有支付机构的新大陆,其他支付机构会再继续与之合作吗?


  从近几年财报来看,在收购国通星驿后,整体营收呈现上升趋势,在严监管影响下,略有下滑。完成产业上下游的兼并,更加完整的商业矩阵似乎更利于整体盈利,其净利润近三年持续上涨。


  新大陆之后,2017年11月,新国都发布公告以7.1亿收购嘉联支付100%股权,不久之后央行批准,新国都正式收购嘉联支付。


  在智能POS的竞逐中,新国都明显落后与其他传统POS厂商,银联最新发布的《中国银行卡产业发展报告2020》显示,2019年智能POS终端累计销售459万台,其中销售前五名的厂商分别是联迪、新大陆、惠尔丰、升腾、艾体威尔,合计销量占总销量的90.2%,新国都未进前五。而传统POS终端方面,新国都位列第五。


  另一方面,新国都2019年财报显示,以嘉联支付为主体的收单业务实现营收16.09亿元,占整体营收比重高达53.16%,同比增长了58.41%。


  POS卖不动,而收单服务大涨,新国都似乎正在从一个POS厂商向收单服务商转型。

  然而近期嘉联支付又有一些新动作,2020年3月4日,新国都发布公告嘉联支付拟以自有资金向其全资子公司深圳市嘉创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嘉创信息”)增资4900万元。而据移动支付网了解,嘉创信息定位为一家包含但不限于POS终端的硬件公司,而嘉联支付成立硬件子公司的原因是,母公司新国都在创新方面不足,且嘉联支付基于对场景更加了解,对硬件的需求会更加明确。


  反观其他机构,海科融通拥有硬件子公司上海尤恩;杉德支付母公司为终端厂商杉德金卡。再看国际市场,2020年2月,法国最大的两家支付公司Worldline和Ingenico(银捷尼科)宣布合并,Worldline将以78亿欧元(合86亿美元)收购Ingenico。银捷尼科是国内市场POS头部厂商联迪的母公司,而Worldline则是欧洲最大的支付服务商,可谓是欧洲版的“银联商务”。


  从整体的产业趋势来看,支付服务提供与终端制造呈现逐渐一体的趋势。在移动互联网快速发展,移动支付普及,支付方式发生改变的形势下,需要更加贴近移动互联网需求的收单服务,同时也需要智能硬件帮助商户提升运营效率。


  商户不是为了支付而支付,而是提升经营效率所以选择支付,如果现金可以比移动支付更加便捷,那么商户仍然会选择现金;同样,商户不是希望购买一个POS,而是希望获得便捷的收单服务,此时SaaS与POS的关联也逐渐紧密。


  在互联网化的过程中,POS厂商们有成功,也有失败。


  SaaS与POS

  2018年年中,POS厂商百富旗下公司上海新卡说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卡说”)因经营不善造成破产。


  按照百富的介绍,卡说致力于银行卡消费增值业务领域研究的互联网资讯技术运营商,目标是5年成为全国最值得信赖的银行卡增值业务供应商。其方案有一个方向是将银行卡与商户会员系统结合,刷银行卡就可以完成会员消费。


  而在百富收购卡说之后,伴随二维码支付的普及,百富希望卡说能够以服务商身份推广智能POS业务,增加支付增值服务,建立代理商体系,直接与商户对接,也就是百富借卡说走向商户服务之路。


  也许百富也没有想清楚,卡说该如何做好运营,才导致有此一败。

  百富的前车之鉴,使得许多传统POS厂商不再贸然尝试直接进行收单服务运营,收购一个成熟的支付机构似乎更好,再不济,起码支付牌照还是值钱的。


  但另一方面,随着支付方式的改变,二维码支付有更强的互联网属性,除了支付本身,增值服务给机构带来的收益也将逐渐提升。


  收单外包机构通莞金服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2019年通莞金服POS服务业务收入为3971万元,增值服务收入5550万元,增值服务营收首次超越POS服务业务。从近几年其业务发展趋势来看,增值服务营收占比都出现不断上升的趋势。


  监管趋严,支付业务所能带来的营收增长空间有限,特别是二维码全面普及之后,支付方式改变带来的市场红利已经逐渐消失,SaaS、增值服务成为了收单另一个转型方向。


  不过,当POS厂商开始与支付服务深度结合之时,互联网巨头开始从用户和商户端切入,打造自上而下的帝国体系。


  硬件、软件与服务

  2019年7月,二维火起诉美团小白盒一案的判决结果公布,二维火败诉,这一案件历时两年,轰动支付行业。


  2017年9月,二维火负责人唐僧在朋友圈发飙,直指美团封杀二维火。起因是美团封杀了二维火支付端口,导致使用美团的商家无法通过二维火进行接单。而对于商家,如果使用二维火收银系统就需要手动录入订单信息,影响商业效率。


  支付行业所看到的,是美团作为一个本地服务巨头,降维攻击二维火的SaaS系统,将相关数据切入自己的生态体系。那么此时终端厂商需要问自己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迫不得已与美团这类互联网巨头进行直接对抗,胜算几何?


  “掌握一个商户需要控制哪些?硬件、软件、服务。”一位终端厂商如此理解商户服务。

  复盘整个终端发展过程,在传统POS时代,仅仅是通过硬件对商户实现掌控,切机是最让支付行业痛恨的行为。


  到智能POS时代,POS厂商收购支付机构,在硬件和服务上能够获得较强的话语权,软件层面虽然各家都有涉猎,但均是在集成巨头服务的基础上进行开放,只要更换终端,基本软件也随之更换。

  在与二维火出现纷争后不久,美团大举进军硬件市场,其发布的硬件在功能上并非完全开放。比如在外卖上,只支持美团外卖,而如需支持饿了么外卖,则需要服务人员单独设置,且是非官方渠道,相对麻烦。


  与此同时,支付宝也在向本地化服务迈进。在今年3月支付宝举办的合作伙伴大会上,支付宝从“金融支付平台”全面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也就是说支付宝战略转移到本地服务,与美团竞争更加激烈。而支付宝战略转移的一个重要抓手,便是IoT设备。


  2019年1月,商米宣布已完成D轮数亿人民币的融资,领投方蚂蚁金服,跟投方农银国际。能够获得蚂蚁金服的投资,这是许多终端厂商所羡慕的。相比传统POS厂商,商米的玩法更倾向于C端,在商米的官网,如果是非金融智能设备,可以直接网销,而且可以在官网获得所有的操作流程,就像购买了一台商户用的手机一样。


  此外,商米的另一个玩法也让许多传统POS厂商有所不解,那就是成立商米之家,正如小米之家一样,在其店面中陈列各种商户经营的智慧硬件,而商米对开店的想法是“与商家站在同一条线”。


  从其产品矩阵来看,包括手持非金融智能设备、手持金融收银设备、网络设备、智能摄影机、配件类产品。整体来看,商米不仅仅在聚焦商户收银,而是商户经营。同时,商米也没有放弃传统的支付机构、银行销售渠道,农行投资背景也给其带来了一些渠道优势。


  此外,另一家阿里系终端厂商也值得关注。相关消息称,2019年4月,口碑8亿收购客如云。而普遍的报道均称其为餐饮SaaS机构,但支付行业从业者则略为疑惑,“客如云不是一家POS厂商吗?”


  其主推的收银系统包含点餐、收银、排队、外卖、厨显、移动收银等功能,其中大部分功能通过手机与在店的智能设备完成交互。

  从商米和客如云的模式来看,终端只是载体,而商户需要的是服务,无论是SaaS还是POS,最终还是要看为商户提供怎样的服务。而支付巨头通过直接控制相关企业,已经逐步在硬件、软件上对商户获得较强的控制能力,而服务是重人力的环节则开放给服务商,但POS厂商往往是缺乏前端服务经验的,POS厂商的焦虑可想而知。


  互联网巨头对于终端厂商的收购,让POS行业胆寒。


       POS行业,已经到了穷途末路的时候了。pos行业的现状不好过,前景更是难。

原创作者:四九八科技。禁止转载,本文链接:

您关注的城市合伙人案例

查看更多成功案例

|聚合支付的使用场景

  • 餐饮
  • 超市
  • 酒店
  • KTV

|热门关注